• 高原古城万名市民元宵节赏灯迎元宵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伤感的音乐回荡在六月的校园上空,很快就要毕业了,望着悠悠远去的云,时聚时散,心也一点点的浸在离伤之中,不能自已,无心赏尽落絮飞花,连嬉笑怒骂都带着淡淡的离愁别绪,别了,我的校园,别了,我的同窗,别了,同桌的你--“喂,给我你的照片”他还是那么漫不经心,只是眉间的那颗痣显得如此明晰。“又填什么表啊?”我望着窗外悠悠的说“给我你的照片,想你的时候看,可以吗?”他一字一顿地说着,虽没回头却看得见他灼灼的目光直视着我。我听得清楚,可却不敢回视他的双眼,尽量平静的说:“好吧,回家找找看,不一定有的。”“”--他没再说话,我不再等待,抓起书包冲出教室的门,那一刻任眼泪飞迸而出,我不能回头,平生第一次逃课。如果说六月是忧伤的,七月是恐怖的,那我的八月就是甜蜜的,照片是给了他,可他说还是见实体比较好,照片不会和他聊天,不会给他讲故事,不会天南海北的胡吹乱侃,不会和他静静的坐看云卷云舒。那个夏天的八月,有一个细雨纷飞的下午,有一对手牵手的少年,有一双被夕阳拉得长长的背影,有一副荡得很高很高的秋千,有两颗懵懂跳跃的心,有一个执手偕老的承诺--所有这些记忆的碎片,重新翻看,尽是如此的明媚动人!九月,他去复读,我走进本市的一所大学,约定不去打扰他,只是书信往来,去邮局买了一沓厚厚的邮票,如今拿来再看,只用了三张,因为在准备写第四封信的时候,他却逃掉了晚自习站在我的学校门口等我。是啊,青春的心,莽撞的少年,怎会品味思念!又是七月,他牵着我的手散步在校园内。“通知书下来了”“噢?”我没有问是哪里,我不想让离伤瞬间占具我的心,虽然我知道未来的路很长,虽然我不清楚离别之后遥途与谁相陪,是他吗,用我学得不怎么好的数学算算,几率几乎是零,我承认当时的我是那么的悲观,那么的不看好我们的未来。“你知道是哪里吗?”他回头看我,淡淡的略带深沉的目光中却有一点调皮。或是真的彼此太过了解,或是灵光一现,我突然意识到,他不会走得太远,这不就是一所大学吗?“这里?!”虽是问话,但语气已十分肯定。“哇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,是不是做了我的女友以后啊!”他顺手将我抱起,那一刻,心和裙角一起飞扬---呵呵,从此,他不但没有远离我,反而离我更近了,因为我从我房间的窗口就能看到他的教室。于是,我阴险地警告他:“我已经换了一副眼镜,视力现在是3.0,你最好老实点,若是有与女生嬉戏、聊天等轻浮之举,定会被我尽收眼底,到时候可别怪我无情!”说到这儿,他已经后悔得肠子都清了,一个劲儿地嘟囔:“我报志愿的那天是不是脑袋让门儿挤了?好像没有啊--”我得意地回头补充道“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,我最近在练降虫十八掌,已经练到第十七掌了,这最后一掌需要闭关一周方可练成,请勿打扰!”“是降龙十八掌,有没有文化”他又气又怕地大吼。“是啊,对付你只需降虫十八掌足矣!”“谁是虫啊!你这小妖女,你说清楚--”等他再吼什么的时候,我早就跑回家了,饿了,练什么也得先照顾好胃,哈哈,阳光为什么那么明媚啊!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566660.html

    上一篇:秋色的遐想

    下一篇:鲁能首夺超级杯冠军 鲁媒:点球大战十年不败